逃過一劫?佳萊被濟南長清區市監局定性涉傳,申請凍結賬戶被法院駁回

2019-09-26 11:169023互聯網網友

7月30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示一則行政裁定書,佳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佳萊”)因涉嫌從事傳銷被山東省濟南市長清區市場監管局申請凍結11個相關銀行賬戶,而后,長清區人民法院以“但該項所指的司法機關主體并不明確”等理由不予受理。

可以肯定的是,目前佳萊“逃過一劫”。但依照裁定,長清區市場監管局“可在裁定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復議”。

長清區市場監管局

申請凍結佳萊11個賬戶

該行政裁定書顯示,2019年1月10日,長清區市監局接群眾舉報,對濟南市長清區佳萊頻譜養生會所賈平涉嫌傳銷進行檢查,經查濟南市長清區佳萊頻譜養生會所是直銷企業佳萊科技有限公司的直銷服務網點。

(資料圖,來自佳萊官網)

之后,長清區市場監管局根據對有關涉案人的了解,結合福建中證司法鑒定中心提供的初步數據分析與相關人員銀行賬戶的交易記錄進行對比、核實,現已經確認佳萊科技有限公司涉嫌從事傳銷。

通過調取的大量銀行交易流水查明,長清區域的涉案資金主要流向佳萊科技有限公司賬戶和唐丹等人開設的個人賬戶。根據對資金流向深入追查發現,唐丹是佳萊科技有限公司的主要收款人,其賬戶收取的資金積攢到一定數額后,轉入羅安意、但唐秀、陳偉、徐琴、姚荷妹、熊玉梅等6人賬戶,陳偉、羅安意等人賬戶的資金作為發展會員獎勵提成返回傳銷人員。而徐琴、熊玉梅、但唐秀、姚荷妹等人的賬戶資金,再轉入佳萊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熊銀河以及熊蓮、谷琳、祝培順等人賬戶。上述人員銀行賬戶中的資金流轉頻繁,極易轉移。

鑒于此,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十四條第(八)項的規定,長清區市場監管局申請法院對涉嫌傳銷的涉案賬戶實施司法凍結。

據悉,在本案中,長清區市場監管局共申請凍結上述提及的8人11個銀行賬戶。據天眼查信息顯示,佳萊成立于2010年7月,注冊資本和實繳資本都為8000萬元。賬戶所有人之一的熊銀河為佳萊企業法人、最大股東以及最終收益人,出資6400萬元,持有佳萊80%的股份。此外,熊銀河名下共有22家公司,其中,有12家在業,1家存續,其余9家注銷;熊銀河還擔任18家公司的企業法人,目前,在業狀態的只有10家,其余8家則為注銷狀態。

稱尚未作出處罰決定,

長清區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長清區人民法院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五十九條明確規定,行政機關或者行政行為確定的權利人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前,有充分理由認為被執行人可能逃避執行的,可以申請人民法院采取財產保全措施。后者申請強制執行的,應當提供相應的財產擔保。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對如何執行〈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十二條的請示的答復》(法行[2000]21號)中進一步明確,“申請人在具體行政行為對外發生法律效力后至申請執行的期限內,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十二條的規定,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采取財產保全措施。”由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法行[2000]21號)答復中可以看出,申請人申請財產保全的時間截點應是“申請人在具體行政行為對外發生法律效力后至申請執行的期限內”,而非行政機關在案件查處過程中就介入。

同時,國務院《禁止傳銷條例》第四條已規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公安機關應當依照本條例的規定,在各自的職責范圍內查處傳銷行為。即查處傳銷行為的主體應是工商機關和公安機關。該《條例》第十四條第(八)項雖規定,對有證據證明轉移或者隱匿違法資金的,可以申請司法機關予以凍結,但該項所指的司法機關主體并不明確。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制法》第五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行政機關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應當提供下列材料:(二)行政決定書及作出決定的事實、理由和依據。而本案中申請人的最終行政處理決定尚未作出,此時不具備向法院提起財產保全的法定條件。

綜上,對濟南市長清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財產保全申請,長清區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法院人員:建議完善相關法律,

保證行政執法力度

當地市場監管部門認為某公司涉嫌傳銷,申請凍結賬戶而被法院駁回,這種情況并不是頭一回發生。

2013年,三門峽市湖濱區工商局在查處一起非法傳銷過程中,掌握到該傳銷組織一違法資金賬戶,涉及金額4000多萬元。由于怕打草驚蛇,工商局依據《禁止傳銷條例》第十四條“對有證據證明轉移或者隱匿違法資金的,可以申請司法機關予以凍結”的規定,欲申請人民法院對該賬戶進行凍結,終因《行政訴訟法》及司法解釋無相關對應的財產保全規定,人民法院無法受理。最終,工商局雖然端掉了傳銷窩點,但因沒有進行財產保全致使傳銷組織將違法所得轉移,為其利用違法資金東山再起留下隱患。據工作人員,“該個案暴露了法院在受理行政機關申請凍結資金方面法律規定的缺陷。”

為此,三門峽市中級法院行政庭李紅英、沈惠玲曾發表《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機關申請凍結資金的規定存在缺陷及立法建議》一文,直指完善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機關申請凍結資金規定的必要性。

文章中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48條“人民法院對于因一方當事人的行為或者其他原因,可能使具體行政行為或者人民法院生效裁判不能或者難以執行的案件,可以根據對方當事人的申請作出財產保全的裁定”的規定;第92條“行政機關或者具體行政行為確定的權利人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前,有充分理由認為被執行人可能逃避執行的,可以申請人民法院采取財產保全措施”,但上述湖濱區工商局案例的行政機關申請凍結賬戶時具體行政行為尚未作出,更談不上提起訴訟,故不適用48條及92條的規定。

文章認為,“在實踐中,行政機關在執法過程中,根據法律法規向人民法院提請或申請凍結賬戶時,人民法院因無相應的法律依據而無法受理,致使行政機關的財產保全目的不能實現,削弱了人民法院保障行政機關依法行政的力度。”

因此,二人認為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機關申請凍結賬戶的規定有必要進一步完善。

新浪潮記者就相關問題采訪長清區市場監管局以及佳萊公司工作人員,截至發稿,未獲回復。關于后續發展,本平臺會繼續關注。

往期文章回顧:

【曝光】掛羊頭的佳萊背后,掩藏著黑公關保護傘與部分行媒的推波助瀾

正義文化網訊:近年來中國大地突然刮起一股妖風,而且愈演愈烈,所過之處傷痕累累,很多人花光積蓄、賣房、賣車、借高利貸、刷爆信用卡、親友拆借、商店關門、工廠停產、工人不上班、學生輟學、醫生辭職等等而去從事廣州佳萊傳銷的致富夢,導致公務員不履職、妻子不持家、老公不回家、小孩無人管、老人無人照料、親友不相往來。。。

在這造成諸多會員月圓人不圓的中秋來臨之際,小編特來問候下廣州佳萊公司。近日,一篇題為《佳萊科技頻譜被“反傳銷”網絡黑手惡意抹黑》備受關注。然而該文章標題與內容并不相符,其大量內容在吹捧佳萊科技如何規范以及合法,但其實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作法。然而,經小編核實文章內容后,聯系了文中標稱的道道資訊網編輯,該網編輯稱:我們沒有刊發過類似文章,開頭這幾段的風格也不像我們的......

XX資訊網的澄清聊天記錄

一直以來,佳萊科技通過媒介的力量一直在跟反傳銷組織“斗爭”。實際上,佳萊科技面對外圍的輿論環境以及主流媒體的追蹤報道很是捉襟見肘,加上全國維權人數的增長,大量投訴被反傳組織接受并進行處理。

然而佳萊科技在不分真假反傳組織的情況下,將真反傳組織扣上“敲詐勒索”的帽子。無風不起浪,如今通過百度搜索依然可以看到不少佳萊科技的負面,但是相比“百日行動”期間已經下沉了不少,大量佳萊科技的軟文出現在百度前幾頁。

據反傳防騙聯盟堅哥表示,他們在“百日行動”期間收到多位按了手印的受害者申請書,該申請書提到,廣州佳萊科技公司在國內各地市設有運營中心,一單高達12.3萬元,其中臨沂蘭山、羅莊、阿東、平邑縣、都城縣分別開了多家工作室,工作室每天開學習會議,定期在酒店開沙龍會議,收取高額的加盟費,以拉人頭為目的,臨沂受害者達1000多人,涉案金額高達2.4億元,自2018年11月以來,維權者的訴求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處理。

按手印的佳萊受害者申請書

接到佳萊科技的投訴之后,反傳組織積極為消費者處理相關訴求,然而得到的是佳萊科技無端的指責與污蔑。據反傳堅哥表示:“我們并不愿意直接接觸佳萊科技,但是對方一直以來通過自媒體以及收買部分地方主流媒體發布反傳組織敲詐勒索的新聞,造成了許多投訴人的誤解 ”。

據了解,從事反傳工作十來年的堅哥,家里掛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消費者送來的錦旗,而人們之所以求助于反傳銷組織,有的是尋求司法救濟無果后的無奈之舉,比如某某被騙進傳銷后,最初報警,但警員表示,信息太少,沒辦法找人,他們只能求助于反傳銷組織;有的則是對公力救濟的不信任,再加上,新時期的傳銷活動,還會通過洗腦對傳銷者在精神上進行控制。就算當地警方用盡全力解救,恐怕也沒有辦法再承擔其“反洗腦”的重任了。這時候由曾經身陷傳銷組織,了解傳銷組織洗腦方式的人們,來進行“反洗腦”救助。

任重而道遠,如今能夠堅持下來的反傳人士越來越少,每位能夠擔當的反傳人士都有切膚之痛,正是這種不尋常的經歷讓他們重拾起跟傳銷組織斗爭的決心以及不惜萬里拯救受害群眾。反觀佳萊科技,作為一家注冊資金8000萬的直銷企業借媒介資源處處“喊冤”,一副怨婦心態,自信滿滿的能夠反擊反傳組織。本網據直銷行媒某資深人士得知:其在接觸佳萊公司聘請的北京某公司公關李某,張如(女)公然叫囂,要其帶口信給正在查處佳萊的山東公安立馬釋放因負案被羈押的佳萊經銷商,不然將脫了該負責辦案人員的皮。本網真不知佳萊公司聘請了什么“高官貴人”來成就了他們的騙人事業,此前網上有所謂的“敲詐佳萊”人員被傳喚刑拘之事是否也因其幕后權貴黑手而導致,本網還待細究。然而,不管你佳萊如何“高、大、上”,也蒙蔽不了平邑縣監管部門早已發布佳萊科技法人代表熊銀河因”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刑拘在逃”的事實:

筆者認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在事實面前,任憑佳萊如何自辯喊冤,也無法掩蓋其虛假宣傳、非法牟利的事實。作為直銷行業的一員,正確處理好政府與媒體的關系才是正道,大張旗鼓制造直銷難民、逃避社會責任以及公然抹黑真反傳組織,試問佳萊:你們贏了暫時的法理,失去了市場民心,失去了誠信是你們真正想要的結果么?

【追蹤】佳萊科技變“負翁”流水線 “重災區”山東多人維權未果

反傳防騙聯盟據 中國質量新聞網訊(李國強)“五一”前夕,佳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佳萊)廣州總部來了“不速之客”,五位來自山東的女性找到這里,只為了討回一個公道:佳萊經銷商不但宣傳佳萊產品能治病,還稱“真心實意幫助致富”,誘導購買、使用佳萊產品。結果,不僅產品賣不出去,每個月信用卡還款信息就像“催命鬼”逼著自己。兩位老人穿了佳萊產品后反而延誤了正常治療。“佳萊是我人生一大劫!”受訪者告訴本網。

好友主動拜訪 當面刷卡炫富 熱心“幫助”貸款

山東青島的李玲玲離婚后獨自帶著6歲的小孩和60多歲的老母親一起生活,靠賣咸菜為生。

2018年6月,十多年沒聯系的好友,突然給自己打電話,說是送朋友正好路過。兩人相約見了面,交談甚歡。

十來天過后,好友很熱情地再次來找李玲玲。聊天中,好友說,自己公司的中層領導游桂芳辭職專門做佳萊,收入不錯。自己雖然在大企業上班,但收入也不高,就跟著游桂芳一起做佳萊。說到佳萊產品,好友介紹,自己穿的這套衣服,不但可以減肥,還可以調節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

好友還介紹李玲玲參加即將在當地舉辦的佳萊大會。

會議前夕,好友的上線葛玉鳳向李玲玲詳細介紹了佳萊產品可以調理、治病的原理,還介紹了“東哥”使用佳萊產品治好了腦梗的案例。面對李玲玲“沒有錢,腦子笨”的推辭,葛玉鳳說沒關系,做好團隊就行,并詳細講解了“七步晉級”,如何帶團隊。

“七步晉級”是指,加入佳萊后,按照加盟商、經銷商、準代理、代理、市代、總代、董事等7個等級“成長”,劃分標準是相應地增加團隊成員和業績,即拉來更多人報單。

(佳萊培訓資料截圖)

“做一年代理商就能收入百萬,”葛玉鳳告訴李玲玲。

會議當天,好多人上臺分享以前自己如何窮困潦倒,加入佳萊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成為同齡人中的佼佼者。李玲玲看到這些,起初不以為然。

會議結束回到賓館,各個運營中心單獨開會,運營中心的會議結束之后,李玲玲又被留下的人“灌”了一遍佳萊“知識”。“三遍”過后,已經夜里兩點,李玲玲說,“腦子完全處于麻木狀態”。

這時,上線開始鼓動李玲玲刷定金。

李玲玲表示,“自己沒有錢”,周圍人說,“大家一起給你想辦法。先占點位,錢交晚了,點位就沒有了。”

之后,好友和上線不斷告訴李玲玲,加盟佳萊一年之后就可以掙錢買房子、買別墅,改變現在生活狀態,“不用再辛辛苦苦地賣泡菜!”

既礙于朋友情面,又由于多人的輪番“圍剿”,李玲玲交了2000塊錢定金。

此后,李玲玲就被不斷催促抓緊辦理信用卡。

期間,好友以及葛玉鳳、游桂芳等人多次登門,帶著李玲玲外出“炫富”,刷信用卡買兩三千元一件的衣服。

李玲玲告訴中國質量新聞網,“游桂芳對我說,看我的家庭狀況實在太可憐了,很想幫幫我。”

心里有點暖暖的李玲玲被好友帶去了位于濰坊的佳萊工作室,到了之后,才發現,辦信用卡的人、辦網貸的人早已經在等著她了。

雖然心里很不情愿,但李玲玲仍然接受了好友幫助刷了兩次29000元,外加2000元,李玲玲從微粒貸和信用卡借貸刷了16000元,又通過周圍人“幫忙”湊齊了報單的費用。

李玲玲回憶說,收到貨以后,上線并沒有教如何賣貨,而是不斷指導她如何列名單、聽課、交錢開會。

“家里人告訴我,這種模式找的都是親朋好友,‘拉一個坑一個’。”李玲玲告訴本網,“不可能干了!”

恰在此時,連續穿了三個月佳萊頻譜中袖美腰儀的李玲玲的媽媽于2018年12月份患上了腦梗。李玲玲告訴本網,原本是沖著佳萊產品宣稱可以降血壓的功效才給媽媽穿的,沒想到,媽媽不僅高血壓一點沒降下來,現在靜動脈嚴重狹窄。醫院表示,隨時有可能“過去”(死亡——本網注)。

李玲玲說,媽媽身體此前一直很好,每天會去菜市場買白菜,還能推著小車去市場賣泡菜。“30多斤重的白菜,拎到五樓不費勁。”

親朋好友的提醒,媽媽患了重病,又趕上“權健事件”的發酵。李玲玲一下醒悟了。

2017年,宋占華經好友張美蓮介紹了解到佳萊。起初,好友讓宋女士交400塊錢參加在濰坊舉辦的會議。“放松一下,出去玩玩。”好友還表示,“干佳萊很輕松,只要下邊找兩個人,你就有了‘左膀右臂’。”

不忍拒絕好友、礙于情面的宋女士,在約定的時間跟著她去了會議現場。

會上,宋女士看到有人上臺分享了家人患帕金森病后,如何穿佳萊產品治好病的案例。

這個細節打動了宋女士,“我媽有輕微帕金森病,既然產品有效果,那就買回來孝敬孝敬老人吧。”

自宋女士聽信佳萊產品宣傳,就開始給媽媽穿佳萊美腰儀,一年多以后,媽媽卻一病不起,一直處于昏迷狀態,檢查結果顯示為心肌梗死。醫生建議宋女士“好好盡孝”。

(宋女士的媽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除了產品的功效,宋女士還遇到了和李玲玲一樣的“套路”。

2017年9月份,上線告訴宋女士先交押金占點位。在宋女士交了1000元押金后。狂風暴雨般的“圍攻”開始了。

宋女士告訴中國質量新聞網,自己的上線和周圍一群做佳萊的人,時不時地邀請自己吃飯、開車游玩、洗泡泡浴,之后就宣傳鼓動交錢報單,還不讓跟家里人說。

宋女士說,自己以沒有錢為由想婉拒,但周圍的人表示,可以幫忙貸款。

在輪番的催促與鼓動下,宋女士不僅花掉了媽媽存下的6萬塊錢,還向姐姐借了4萬塊錢,做佳萊的張曉東主動借給宋女士2萬,宋女士又從別處借了4萬元湊上報單的費用。

隨后幾天,公司返還宋女士4萬元用來啟動市場。

“所謂的啟動市場,就是讓我拉更多的人。”但宋女士不愿意拉親戚朋友“入伙”。

除此之外,上線不僅不教授怎樣賣貨,反而傳授了“七步晉級”等內容。宋女士說,自己越來越覺得不靠譜,要求退錢卻被上線拒絕。

從事美容行業的曹秀振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沾”上直銷。

2017年7月,曹女士店里來了一位朋友趙娟。聊天過程中,趙娟說,“小店不掙錢,咱做個大的。”多次溝通后,趙娟向曹女士介紹了佳萊,但曹女士以為佳萊只是一款普通產品,不清楚佳萊是直銷,更不懂做佳萊還有那么多“套路”。

9月份,就在曹女士的美容店快要裝修完工時,趙娟帶著王欣然登門找曹女士談做佳萊的事情并邀請曹女士參加濰坊舉辦的佳萊大會。

曹女士告訴本網,大會現場,“東哥”“紅姐”等人上臺分享了穿著佳萊產品戰勝病魔的效果。現場好多人痛哭流涕,曹女士也被感染了。

會后,朋友多次請她到豪華餐廳吃飯,開車外出游玩,營造出“不差錢”的形象。

曹女士并不愿意做直銷,只想開好自己的店,就找到介紹的朋友說明情況,卻換來了鄙視的眼光以及一句“你這么窮,還做什么生意!”

被“打擊”后的曹女士瞞著老公“偷了”家里5萬元。開通了多個信用卡、微粒貸、花唄借貸,還找老鄉做擔保借了不少錢,……

產品收到后,曹女士才發現根本賣不動,無奈,只能免費送人。期間,老公穿美腰儀一個多月,并沒有變瘦的跡象。

不僅如此,曹女士的美容店已在上線的“指導”下,變成了佳萊工作室。曹女士前后花費30多萬元,卻“血本無歸”。

此外,還款的巨大壓力更讓曹女士頂不住了,就像“催命鬼”一樣。“如果錢還不上,家里馬上就要離婚”。原本學習成績級部前三的孩子,如今變成了班級倒數。“他心情浮躁,學不進去,愁死我了。”曹女士說道。

廣州維權卻被冠以“鬧事的山東大媽”

李玲玲、宋占華、曹秀振的命運和山東濰坊、臨沂、德州、濟南等多個城市的佳萊加盟商和經銷商交織在了一起。在多次找上線解決問題無果的情況下,其中五人選擇“五一”前夕南下廣州,到佳萊總部要個“公道”。

“鬧事的山東大媽”也成為佳萊對這群“不速之客”的稱呼。

4月28日,佳萊總部出面協調的客服代表譚經理表示,當地的運營中心早前已經有了一套解決的方案,即代為銷貨。宋女士等人可將貨放在運營中心,由工作人員用一年左右的時間銷完,幫助盡快回籠資金。

宋女士等人當場表示,當地運營中心并沒有向她們提供解決問題的任何方案。佳萊總部客服的說法與她們面臨的情況完全不同。

作為佳萊公司委托出面協調人員——北京市天濟律師事務所王連清律師對宋女士一行人表示,“百日行動”過去以后,直銷市場將會“激活”。佳萊和運營商正在考慮如何把宋女士等人的貨盡快賣出去,(盡快回籠資金——本網注)。

對于這個方案,宋女士等人表示不能接受。

(宋女士提供的購買佳萊產品的發票、光盤等資料。圖片由受訪人提供)

隨后,在王律師的引導下,宋女士一行人在購買產品經過和退款原由的紙上簽了名字并按下手印。“我們原本以為退貨有望了!”宋女士告訴本網。

“王律師讓我們趕快回來。”宋女士現在才醒悟過來,“這是在把我們推給當地運營中心。”

同一天,在佳萊總部與宋女士一行人的調解現場,宋女士等人的委托律師當面發問,“佳萊的產品售價普遍比較高,如果佳萊沒有宣傳產品所具有的‘功效’,能賣出這么多錢嗎?”唐律師同時表示,運營中心的產品遲遲賣不出去,里面的人卻還在堅持做佳萊,只能說明,他們的本意并不是賣產品,而是要更多的人加入會員。

在廣州的一周時間里,宋女士的血壓曾一度升至160而被緊急送往當地醫院,李玲玲、曹秀振等人多次哭訴自己面臨的還債的壓力,生活的艱難。

但是,“佳萊人”不相信眼淚!

5月1日和3日,王連清律師與宋占華、李玲玲、曹秀振等人相約在青島見面,一起見面的還有來自當地運營中心的葛春梅、張曉東、李艷紅、直推張美連和代理商馬新越等人。

雙方言語時而激烈、時而柔和,但最終并沒有達成任何“成果”。

就在王律師著急趕飛機離開后,運營中心人員也隨即做鳥獸散。

退貨退款事宜,沒有任何進展。只有王律師匆忙離開時落下的一部手機。

佳萊科技已成“負翁”流水線

臨沂的楊女士向本網反映,自己在當地經營美容護膚店,去年初,熟人上門推薦佳萊圍巾并稱可以釋放頻譜能量。

楊女士多次參加了佳萊會議,會上展示的圍巾價格高達2860元,說明書顯示,產品采用佳萊領先科技——鈦鍺品牌面料作為基本素材制成,該圍巾除了防寒保暖之外,還能打通頸動脈微循環,增進腦部供血供氧。

除了圍巾,楊女士收到的產品還包括襪子、美腰儀、男女式保健褲、護理褲以及床墊等。其中,單個床墊價格1.6萬元。

“前后投入上百萬元,都是房產抵押貸款和借的錢。”楊女士表示,成為經銷商后每個月還得向佳萊繳納“ID費”,不交拿不到“工資”。“一睜眼就想著找錢還貸款。”

(“山東高法”微博截圖)

4月18日,“山東高法”官方微博轉載了《“神奇”的圍巾背后,加盟佳萊投入近百萬元致富夢碎》一文,短時間內,德州市中級法院、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東營中院、威海榮成法院、菏澤東明縣法院、濟鐵法院等紛紛轉載,網友留言不斷。數小時后,該篇微博卻已經不可見。有評論認為,網友留言中或涉及敏感夸大的成分。

5月14日,在連續“鬧”了多日以后,楊女士終于看到了佳萊科技打給自己中國農業銀行卡的轉賬紀錄。

據報道,佳萊派往臨沂處理業務的人員介紹,山東省內只有濟南是佳萊的直銷區域,其他城市均未設有分支機構或人員開展直銷活動。

在廣州,王連清律師曾向宋占華等人表示,佳萊的律師在全國多地向佳萊客戶提供法律支持。現實卻是,貴為“上帝”的客戶遇到問題后,早被一套又一套精密設計的話術擋在了維權的門外。

佳萊公司董事長熊銀河在公開演講中曾表示,佳萊是廣東省政府、國家有關部門重點扶持的標桿企業。熊銀河還稱佳萊是“打造富翁的流水線”。佳萊在全球成就了數十位千萬富翁和億萬富翁,數百位百萬富翁。

“有你在,佳萊會更好。”這是熊銀河公開演講中多次提到的,對此,我們不禁要打上一個問號。

據此前報道,成為佳萊加盟商之后,要進行15天的“閉嘴”學習。所謂15天的“閉嘴”學習,是上線希望通過15天的培訓“洗腦”,拖過一個月的退貨期。

成為經銷商之后,則需要盯人、陪同客戶、學習公司的財富計劃。而“盯人”實際上是上線盯住下線開展“拉人頭”活動。

(佳萊培訓資料)

根據《禁止傳銷條例》第二條規定,傳銷是指組織者或者經營者發展人員,通過對被發展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或者銷售業績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或者要求被發展人員以交納一定費用為條件取得加入資格等方式牟取非法利益,擾亂經濟秩序,影響社會穩定的行為。

5月8日,市場監管總局發布《關于做好2019年傳銷重點城市、重點地區打擊整治工作的通知》,通知指出,涉嫌網絡傳銷的市場主體注冊地主要集中在廣東、北京、山東、江蘇、浙江、上海省(市),需要創新工作措施加強重點整治。

通知明確,對整治工作長期不見起效的城市和地區,將直接約談主要領導和相關負責人,責令限期整改,并在一定范圍內予以嚴肅通報批評。


Copyright © 2002-2013 Copyright © 2012-2018 www.elupqr.live 中國旅游新聞網_跟著中國旅游地圖一起行走在路上 版權所有備案號:滬ICP備11049360號-1  
服務郵箱:[email protected]

上海快三基本走势和值